俞敏洪:一生只為一個女人奮斗

返回 欄目

        在中國,只要有過留學夢、稍微接觸過英語學習并為之努力過的人,都知道“北京有個新東方”,都知道中國有個俞敏洪。

        2007年12月22日,有著“最富有老師”稱號的新東方學校創始人俞敏洪接受了央視《人物新周刊》的采訪。在回顧自己的創業經歷時,他風趣的加上了一句“女人的溫柔和男人的能力是完全成正比的。男人能力好了以后,女人一定溫柔;男人能力差了以后,她就一定會變得強悍。所以,我跟我老婆是先有生澀的戀愛,再有強悍的婚姻,最后才有溫柔的家庭。”人們滿堂大笑之余,也對俞敏洪的婚姻生活產生了好奇——

  (一)生澀的戀愛——為了你我一定要好好奮斗

  五年的北大校園生活對俞敏洪只有一個字“背”!1980年,他從江蘇老家挑著兩麻袋行李到北京大學西語系報道。由于不會說普通話,英語聽力又差,俞敏洪便開始了一天十幾個小時的狂背,還落下了嗜背英語單詞如命的“毛病”。雖然這讓他能背下驚人的8萬個單詞,也讓他順利的留在了北京大學任英語老師。但校園的五年,同學們是愛情之花處處開,而他卻是無人問津,以至于他自嘲:“看到女孩子就恨不得撲上去!”

  初秋的一天,俞敏洪又郁悶地一個人在校園林蔭小道上散步。走著走著,突然,他那嗜背英文單詞的老毛病又犯了,嘴癢癢地恨不得立刻找人當“檢察官”來考考自己。在顧盼四周后,在路的拐彎處,俞敏洪終于看見一個老外的身影冒了出來。他一個箭步沖過去,像見到多年未曾謀面的老朋友一般一把抓住老外的手:“你好,請考考我的英語單詞好嗎?”

  金發碧眼的老外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嚇了一跳。身后突然傳來了“噗哧”一笑,俞敏洪轉過身去,一張清麗的面容出現在他的面前。女孩打趣道:“不用找他了,我來考考你吧!”就這樣,24年來,“書呆子”俞敏洪第一次和一個女性“親密接觸”了。

  可是剛剛開竅的俞敏洪根本不懂得怎么追求異性。一番思來想去后,俞敏洪選擇了最老土的方法——每晚裝扮成學生跟在女孩后面去圖書館上晚自習。沒想到,這一跟就是五個月。陽春三月的一個夜晚,俞敏洪像往常一樣陪著女孩上自習。突然,圖書館停電了,四周頓時一片漆黑。一片慌亂中,沉著的俞敏洪點著打火機:“別慌,跟著我,門在左邊……”這“嗒”的一聲,不僅照亮了小小的教室,也照亮了俞敏洪與這個德語系系花的姻緣之路。

  果不其然,雖然女孩的母親很和善地接納了俞敏洪,可是未來的岳父大人卻覺得俞敏洪過于文弱,不太滿意。為了讓岳父大人早日接受自己,俞敏洪又展開了水磨工夫,拿出了拼命的勁。

  有一天,俞敏洪又去女友家做客。大家準備吃飯時,卻不見了他的身影。這讓未來的岳父很不快:“飯菜都擺上桌了還不來吃?老四,去把他給我找來。”正當老人家一臉陰云的時候,俞敏洪出現了。只見他頭上、臉上、手上、身上全是煤灰,活脫脫一剛從煤窯里跑出來的“黑人”。看他那狼狽樣,大家忍不住哄堂大笑。樸實的俞敏洪也摸著頭,紅著臉笑:“我剛才看見后院煤池的蜂窩煤放得挺亂的,冬天馬上就到了,用起來會很不方便的,我想把它們弄得整齊點,哪知道工作量還挺大……”“你呀,就是太老實!不會找一個人幫幫忙啊,快去洗洗來吃飯吧!”一向不茍言笑的老人第一次對俞敏洪露出了慈愛的笑容。

  酒至半酣,老人家放下酒杯,通紅著臉抓住俞敏洪的手:“小俞啊,我們做父母的,都希望女兒能過得舒心一些。你——能理解么?老四是我五個女兒中唯一一個上了大學的,是我的寶中寶呀……”俞敏洪看著眼前這位平日不善言辭的老軍人泛紅的眼圈,重重地點了點頭。

  新婚之夜,俞敏洪摟住妻子的肩,重復了當日對老岳父的承諾:“為了你,我一定要好好奮斗!”

  (二)強悍的婚姻——新東方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

  可惜,戀愛時的幸福感并沒能維持多久。八十年代末,看著自己身邊的同學和好友紛紛出國,俞夫人也開始蠢蠢欲動:“敏洪,你也去考考托福吧!將來我們也當海歸,開公司!”“瞎折騰什么呀!我們現在的日子不是挺好的嗎?”俞敏洪盯著手里的試卷,眼皮也沒抬。他不以為然的態度激怒了妻子,她“騰”地站了起來:“人活著就是要折騰,你看看你,成天就知道窩在三尺講臺上得過且過!”妻子的責罵也激怒了同樣倔強的俞敏洪,發吼了一句:“老子就這樣了,你愛跟不跟!”

  因為小小的托福,兩個人第一次發生了激烈的爭吵。晚上,躺在床上看著妻子不時暗暗抽動的后背,俞敏洪開始反省自己:“身為一個男人,自己確實應該更加努力一些,妻子也是為自己好啊!”思緒打開后,俞敏洪誠懇的向妻子道歉。望著俞敏洪一臉的內疚,俞夫人展開了笑容:“誰跟你生氣了!只要你決心考,就是砸鍋賣鐵我也支持你!”

  這個嬌弱而堅強的小女子說到做到,為了支持俞敏洪考托福,從前兩手不沾陽春水的她包下了所有的家務,一有時間就四處幫俞敏洪找資料查信息。可在努力了三年半后,俞敏洪赴美留學的夢想還是付之東流,一起丟失的還有夫妻倆所有的積蓄。

  為了多掙點錢,也為了彌補這幾年對妻子的虧欠,俞敏洪瞞著妻子悄悄地在外面的英語培訓班做起了兼職。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,培訓班不僅在廣告上打出了“北大教師俞敏洪”的字樣,還堂而皇之地把廣告宣傳單貼到了北京城的各個角落。很快,嚴禁老師在外兼職的北京大學不僅嚴重警告了俞敏洪,而且還公告示眾一個月,以儆效尤。

  俞敏洪有些撐不住了,開始天天縮在屋里借酒澆愁。得知前因后果的俞夫人心疼地摔掉他手中的酒杯,果斷做出了決定;“算了,我們自己創業!你一肚子的學識和經驗,還怕成不了大事?!”也是,兩人推著一輛小平板車窮家當,離開了俞敏洪奮斗了10年的北大校園。

  1993年,新東方英語培訓學校在中關村一間10平米的違章建筑里開辦了。可那時北京的英語培訓班已遍地開花,不起眼的新東方根本無人問津。俞敏洪急得嘴角起泡,開始沒日沒夜的在大街小巷里貼招生廣告。看著一天天憔悴的丈夫,俞夫人偷偷地推一輛二手自行車,跟在了俞敏洪的后面,“我和你一起去貼!” 俞敏洪一看急了:“零下十幾度的大冬天,你出去干啥?你就在家等著人來報名,我一人去就行了!可是俞夫人倔強勁又來了,她頑皮地沖丈夫笑笑:“等貼到一天有一百人報名了,我就回前臺。”

  漸漸地,新東方的生源開始有了轉機。正當俞敏洪沉浸在創業成功的喜悅時,一件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——一個專門負責貼廣告的員工被競爭對手“捅”進了醫院!俞敏洪不得不一邊用為數不多的錢來給員工付醫療費,一邊四處找人,尋求一個“說法”。

  可是沒有任何社會背景,怎么辦?一番苦苦思索后,俞敏洪又是用了一個笨方法:天天到公安局“報到”。最終,在一個好心警察的引薦下,俞敏洪見到了派出所所長。在酒桌上,不善應酬的俞敏洪一個勁的勸酒,一個勁的喝酒。在喝下一斤多五糧液后,俞敏洪將自己“喝”進了醫院。

  看著病床上臉色蠟黃的丈夫,俞夫人心疼得眼淚不停地往下流。俞敏洪輕輕地拭去妻子臉上的淚花,輕松地笑笑:“別哭啦,不就是喝多了嗎?那位所長專門來看了我,說將來無論我們做什么,他都支持我們。”一席話,讓俞夫人更是泣不成聲。

  在夫妻倆的攜手努力下,新東方在北京漸漸站穩了腳,并迅速發展。可一場災難又忽然降臨,1998年,俞敏洪在家門口被人搶劫,罪犯不僅搶走了俞家 200多萬元,還給他注入了超大劑量的麻醉劑。這一次,一向不服輸的俞敏洪坐不住了,他給加拿大的朋友打電話,聯系妻女出國事宜。

  可是,當他將機票放在了妻子面前時,俞夫人只掃了一眼就將機票扔到了地上:“不行。要走一起走,要留一起留!”俞敏洪默默地將機票一張一張的撿起來,輕輕地放進妻子的手里:“走吧!你們娘倆走了,我也好安心,你們要是有什么事,叫我怎么辦呢?”俞夫人一把抱住丈夫,泣不成聲。就這樣,俞敏洪忍著骨肉分離的痛苦,將母女倆送到了大洋彼岸。自此,一家人便兩地相望。

  剛安頓好家,2002年的新東方又是“風雨欲來”,學校內部矛盾與利益沖突越來越嚴重。情急之中俞敏洪決定清除新東方中的所有的裙帶關系,其中也包括他自己的小姨子。這下可捅了“馬蜂窩”,得知消息,俞夫人第一時間飛回國,一見面就對俞敏洪揮起了“粉拳”:“你最困難的時候,是誰在幫你?1995年你讓我退出新東方,看在孩子需要我照顧的份上,我讓步了。現在你又不分功勞苦勞這樣一竿子打翻一船人,算什么?”面對妻子的指責,俞敏洪沉著臉說了一句話:“為了咱們的新東方,我只能這樣。”

  夫妻間就這樣僵持住了。俞夫人氣憤難平地回了加拿大,對俞敏洪實施了“冷戰”——不聞,不問,不理,不睬。可俞敏洪也不惱,只管一個勁地拿熱臉去貼冷屁股,該做的事,一樣也不落下。短暫的陣痛之后,新東方獲得了長足的發展,很快便揚名海外——在國外,每兩個華人留學生里準有一個出自新東方,另一個則知道俞敏洪的名字。

 (三)溫柔的家庭——風雨過后,我只希望恢復你美麗的容顏

  看著新東方不斷上升的業績,俞夫人終于慢慢地“原諒”了丈夫。到暑假回國時,站在新東方的門外,俞夫人挽著丈夫的手臂,第一次做出了自我批評:“幸好當年你堅持,沒有你當初那幾下的話,新東方做不到今天。”俞敏洪刮著妻子的鼻子也笑了:“有你這句話,我死也甘心了。”

  隨著新東方的急劇擴張,從2003年開始,俞敏洪發現曾經的“戰友”開始為金錢爭吵的面紅耳赤,這讓重情義的他感到非常痛心,整夜地睡不著,整把整把的掉頭發。俞敏洪的心結很快被妻子看出了端倪。趁丈夫來加拿大團聚的機會,她溫言軟語地獻計:“要不成立董事會?家族式企業,多半是兔子的尾巴長不了。”瞬間的沉靜后,俞敏洪一陣大笑:“老婆,咱們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呀!我也是這么想的呢。”這夜,10年前創業的那一幕再次上演,夫妻倆挑燈夜戰,連夜商討具體細節。

  2004年,新東方成立董事會,開始以國際標準鍛造企業。陣痛之后的新東方,也開始了第二次蓬勃發展。而隨著新東方的不斷壯大,許多跨國風險投資商盯上了這塊“肥肉”,希望以各種形式“入股”。俞敏洪在同事們的支持下緊鑼密鼓地開始了準備工作。俞夫人知道后,堅決反對:“敏洪,我現在只希望能守著你和一雙兒女平平安安地過日子。”俞敏洪從妻子的倔強中看出了她的擔憂。是呀,誰能體會到最親密的愛人遭受兩次危及性命的搶劫的滋味?

  “難道我俞敏洪就這么‘俏’,還能三番五次地被人給看上?”可任由俞敏洪說得口干舌燥,妻子仍不為所動。最后,俞敏洪嘆口氣,說出了心里話:“我說過要讓你過得更好的,這是我人生的一愿望,也算是實現我的人生價值吧!”他情深意切的一番話,終于打破了僵局。

        美國東部時間2006年9月7日早上8點,在紐約證券交易所大廳里,新東方的股票代碼第一次出現在電子屏上。時至2006年12月1日,根據當日新東方股票收盤價31.91美元估算,俞敏洪的身價已經高達3.5億美元,相當于27億元人民幣。俞敏洪成了全中國“最富有的老師”。

  為了享受美好的家庭生活,俞敏洪每月按時到加拿大與妻子團聚,他還跟朋友打趣自己:“我啊,沒出息時給老婆做飯,有出息時給孩子做飯。”2007年圣誕節,俞敏洪決定帶全家人到夏威夷度假。他在妻兒飛抵夏威夷之前,早上8點就先行到了夏威夷為妻兒忙碌。到了酒店之后,俞敏洪才發現他早早就預訂的海景房居然看不到海!一放下行李,俞敏洪就“蹬蹬蹬”地跑下了樓要求酒店經理換房。

  這時正是夏威夷度假的黃金時期,房間非常緊張。俞敏洪可憐巴巴的央求經理:“你看,我好不容易才來夏威夷一趟,花了那么多錢,就是為了讓老婆痛痛快快地玩一次。如果房間不好,她的心情就會不好;她的心情不好,我的心情就會不好。你也是個男人,應該能體會我的這種心情……”一番話說得經理又好笑又感動,他拿起電話就幫這個“可憐”的男人解決了問題。俞夫人來后,這位陌生的酒店經理還對著她一個勁的夸俞敏洪。俞敏洪阻攔不及,站在一旁直搓手。看著丈夫的窘迫樣,俞夫人幸福地笑出了聲。

        在2007年12月22日央視《人物新周刊》的現場,俞敏洪直言未來的目標是用10年的時間建一所中國一流的人文精英大學,讓所有優秀的學生都來他的大學讀書,他的豪言壯志贏得了滿堂的喝彩。可是,節目錄制完之后,當朋友們拍著他的肩膀夸他事業有成時,他卻滿心愧疚的說:“我現在希望的是,我老婆年輕時的美麗容顏能重現!她跟著我,受苦了……”

  紅顏慢慢變老,無法追回。所以,俞敏洪正竭盡全力,努力讓妻子幸福,哪怕用盡一生的力氣,俞敏洪也將在所不惜,因為,他這一生最愛的人,是她;他一生最鄭重的承諾,是為她好好奮斗!

 

高频彩调整游戏规则